微课强势来袭 教师拥抱新媒体

1

  蓝天白云、青山楼阁,告别了长达一周的重度雾霾,由《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培训中心主办的第二期《微课设计制作与应用》实战研修班在北京玉泉山下如期开班,此次研修班由华南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柯清超教授主讲,来自全国军地高校、公安系统、企业大学、开放大学、地市电大、职业院校等70余人参加了此次研修活动。研修班上,学员们积极参与,充分交流互动。

  此次研修班为期两天,包括理论讲授、现场实操以及优秀作品评比三个环节,在理论讲解部分,指导教师就信息时代下MOOC、微课等新的学习模式在世界各国发展的情况作了分析,并通过形象生动的案例使学员加深了印象。在实操环节,教师深入讲解了微课的开发管理、规划设计,并现场指导学员如何使用一些大众化的课件制作软件。最后,各小组学员分享了他们集体创作出来的作品,并听取了教师与其他小组学员的点评。

  微课强势来袭,引起了各级各类学校的关注。更多的教师希望尽快了解制作微课的招数,利用微课提高教学质量。记者从本次实战研修班上得到不少信息,它们或许能为行业发展带来启示。

  微课应用的核心是什么

  研修班上,专家给出的微课定义是:微型教学、微型课件,即讲授某个知识点、技能、案例等微内容的教学课件,内容聚焦于知识讲解,学习时间一般不超过10分钟,主要用于帮助学员完成知识建构与能力发展。例如:知识点授课视频、操作过程演示、例题讲解等。目前广泛采用微课教学的有学校教育和企业培训。

  微课的类型按教学内容来分主要包含五种,知识点/概念讲解、技能训练、过程演示、微探究/微练习/微游戏等,按教学用途来分主要有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正式学习即支持结构化的课程教学,非正式学习主要体现在微型学习、碎片化学习和移动学习。

  在设计微课之前,必须考虑这些要素:知识点的选取、课件资源准备、教学过程设计、思维展示过程、表现方式选择。根据教学内容或教学用途,微课可以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它不应该是传统灌输式教学的新手段,而应该在教学设计、教学过程、表现形式等方面有创新。有效的教学设计是微课制作的基础,微课的教学设计可以借助于许多免费的设计模板来完成。如果制作单位没有巨大的课程制作需求,微课资源制作有多种方式可供选择,如PPT讲解录制、快课工具、视频拍摄、平板电脑录屏、可汗式录屏等都很简单易用。

  柯清超认为,微课资源的应用核心是创新性地解决网络教学问题,提高课程质量。微课程资源不是使用视频取代教师,不是让学习者无序学习、孤立学习;微课程资源是一种手段,是为了创设更多机会让学习者积极主动学习;微课资源为培训与教学模式创新提供基础,但不是教学的全部,微课不是要替代传统教学,它只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途径之一。

  微课应用已跳出传统课堂

  记者发现,此次微课研修班来自军地高校、公安院校、企业培训部门的学员占到了参与人数的一半,采访中得知,有不少学员希望通过培训班了解更多的行业信息,而部分学员则想到班上分享他们的微课应用经验,与大家交流微课的使用心得。在培训间歇,记者与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教官倪军做了一次深入采访,了解了他们应用微课的情况。

  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是2011年开始在培训中使用微课的,由于公安系统职业的特殊性,所有课程全部是自主研发制作,学校配备有专门的研发中心,研发团队包括课程设计、采写、录制、后期剪辑,课程研发制作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三年来,学校一共研发了600多门微课,课程几乎覆盖了公安系统各个细分业务部门,此外,这些课程完全支持碎片化的移动学习。

  在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倪军主要负责微课的顶层设计,他也是学校微课早期的发起人之一,他说:“公安系统的职业教育从前几年开始理念上有过非常痛苦的蜕变,以前公安职业教育比较传统,学会执行法律制度就行,工作都是线性的,看似很简单。其实政法工作相当复杂,不但要把任务完成好,而且还要更好地服务群众。过去的公安可以理解为“管社会”,现在要转变成和大家一起把社会治安维护好,由此产生了大量的培训需求。但是,如果让一个警察停下岗位工作,全身心坐下来进行一天、两天、两周培训的成本非常巨大。”

  如何把碎片化的时间利用起来,通过移动学习的方式完成警员的培训成为学院领导关心的问题。学院开始着力加强微课的建设,首先把理论性的课程通过在线的资料拼接让学员事先通过网络来学习;其次,采用任务驱动和问题导向的方式来制定课程设计以及研发任务,通过收集学员反馈信息,或者通过每月执法质量反馈表及其投诉信访情况、治安情况,制定出相应的课程规划,有针对性地召集专业人员研发出相应的课程并迅速推广。

  倪军说,微课制作现在面临的难题是教学的支出成本过大,未来有望通过批量生产的方式来降低教学的支出。目前,他们学院制作的微课程大多都是在10分钟以内,最多不超过15分钟,学院已经从早期的普通课程录制模式走向了精品化制作的模式,学院现在已经有非常成熟的研发推广体系,推出的微课也得到了学员们一致的认可。

  对于微课未来的发展,倪军认为网络是重要制约因素。他说:“网络是微课发展的一个瓶颈,我们很想全部做到流畅的在线学习,事实上很难实现。另外,就是涉密的问题,我们跟不少世界500强的企业有过交流,大家都认为内训的东西是有商业机密的,是绝对不能对外的,而通过网络传播无疑存在不安全因素。”

  微课培训受到广泛欢迎

  “不管是MOOC还是微课,前期的制作相对容易,但是后期却需要一个体系和系统去支撑,例如学分奖励、学位认证等,只有这样才能够更长远地发展。微课就像背单词,一次背太多学生接受不了,所以要一个个知识点不断地去积累。对于教学来说,一个是讲课,一个是听课,这两个环节很重要,师生没有交流就没有真实感,微课制作应该把有利于提高学生学习兴趣的媒体元素加进去。我们来参加培训班把这些新的工具学会了,再综合所有有利的工具围绕知识点用更形象的表现形式,更真实地向学员传输知识。”天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录制部主任孙永俊对微课的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

  孙永俊是学校的返聘教师,他已经是第二次参加微课培训,是此次研修班中最年长的学员。他不但亲身参与此次培训,还带了两个教育技术研究生,希望借此机会,让她们能够更多地接触到最新的教育技术信息。

  “太意外了,以往上课大家都是往后面坐,这次研修班的学员都主动要求把位置往前挪。课间休息大家都在积极讨论,请教老师,下课后,几乎所有人都还留在位置上继续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为了第二天的微课评比,各个小组深夜了还在自导自演视频并制作成微课……”负责此次培训服务的崔建勋老师对于培训现场的情况和效果感到非常惊讶。

  培训结束,许多人积极地站到讲台上,分享自己培训中的收获,并邀请其他同学到家乡做客。也有学员提出了新的培训需求。例如,未来如果还有这样的培训班,可以派一些专门负责课程研发的一线教师来学习;针对某一个行业有针对性地开展一些实操性的培训,教师负责制定课程框架和后期辅导,各小组学员按课程框架落实执行,实现技能和理论的接轨;还有学员建议大家共同来开发一些课程,希望未来能够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微课是非常适合移动学习的一种新资源,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微课不但成为传统学校学习的有效补充,也成为各行各业在职人员获取知识,提升自我的一个有效途径,因此,微课热并非偶然,它顺应了时代的需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移动学习会进一步得到发展,市场存在无限的想象空间,不只是微课,我们也欢迎更多适宜学习的新媒体涌现。而此类培训班的开办,必将让更多的星星之火燎原起来,相信培训结束后,大家会把学到的知识传播出去,让微课服务更多的人。(北京报道/本刊记者罗勇)

  微课是一线教师教学智慧的展示

  ——专访《微课设计制作与应用》实战研修班主讲教师柯清超

  记者:近两年来,关注微课的人特别多,全国各地微课大赛热闹非凡,您是如何看待这种微课热现象?

  柯清超:这跟现在网络社交的氛围很接近,它是一种比较草根式的教学智慧的展示,它很方便,所以很多人喜欢。但是现在也有点盲目的现象,就是大家只是关注微课资源本身,没有从翻转课堂这个模式上得到启发,忽略了翻转课堂的整个教学模式。微课只是翻转课堂模式中的一个要素,要关注它在课程教学中怎么用、怎么去翻转、怎么去优化的流程、怎么通过网络系统去推动师生的互动,分析学生学习的过程,这些东西大家都没有关注到。但我想这是大家关注它的第一个阶段,先得到大家的喜欢,这跟目前网络文化的发展有一定的关系。

  记者:您认为现在还处于微课发展的第一个阶段?

  柯清超:对。

  记者:那大约需要多久才可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柯清超:当大家深入去用微课实实在在地变革课程的组织教学方式,然后真正产生一些比较好的教学效果,再找到适合不同学段的、不同专业的教育教学模式的时候,我觉得微课才能真正发挥它的作用。现在微课还是比较零散的,个人的行为比较多。有组织的、系统性的一个专业或者一个课程的整个教学还不是太多。

  记者:很多人觉得微课就是一个知识点,很难系统性地概括教学课程,您觉得微课有什么不足?

  柯清超:每个微课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知识点的教学,对于一些专业学科,它所谓的知识点的体现不是那么突出,比如说文学,这很难说用简单的机械原理去解释,或者用微课的方式去讲解,这是微课不足的地方。另外知识片断化、碎片化之后,如何帮助学习者更好地建立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并学习课程的专业知识,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记者:您觉得微课的精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柯清超:它制作起来比较简单,它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行为,它有一种草根性,能体现一线的教学智慧,而这种教学智慧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迅速传播。以前为了制作一门课程,往往需要某个部门去系统地组织,制作出来要经过评审,又要经过一系列途径才可能展现出来给别人看。美国的可汗,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制作完成的一系列微课放出来,就迅速地把个人的教学智慧展现给所有的人,而他的制作要求并不高,他的技术起点很低,他不需要很豪华的包装,它的课就是一个很原始的、原生态的教学,这种模式不仅仅局限于老师,很多其他领域有才华的人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展示才华。

  记者:那么微课、TED、MOOC之间有什么区别?

  柯清超:我觉得微课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一种碎片化的学习资源吧,它是翻转课程模式一个很重要的要素,我更倾向于把它看作是一种移动式学习的微型资源。MOOC是属于大学教育和网络教育在网络的一个拓展,具有更大范围的协作,以及开放资源共享等特性。TED演讲视频属于精英在分享他们的成功,它本质上跟很多的电视节目类似,只不过因为它在这样一个网络时代把时间控制得很好,每个片断化做得很好,同时又便于传播。

  记者:能否说微课包含了TED和MOOC?

  柯清超:不包含,它们跟微课完全不一样。从来源上看,TED是原始的业界分享,分享他们的思想、创意,是精英人士对他们思想的一种传播。MOOC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大学公开课的一个改良,大学公开课只是把教室的视频推给了大众,没有任何组织的行为,MOOC加入了一个组织行为,本质上是对大学公开课从组织上做了改良。微课源于草根阶层,或者说它是有教学才华的人的一种创意。

  记者:所以微课不是以时间来界定的。

  柯清超:对,现在属于多元化的网络时代,教学模式是开放性的,大家的创意都很好。在这个美好的时代,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诞生一种新的理念或者一种教学的组织方式出来,未来还会有很多不同的学习模式。(北京报道/本刊记者罗勇)

上一篇:被指尖“颠覆”的大学生活
下一篇:华东交大:十分钟”微课”带给学生十分精彩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