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学习技术应用成熟度的五大阶段五大指标

  智能学习生态圈除了从发生的场域,也就学习场域以及工作场域来了解其主要组成之外, 还可以从学习技术应用成熟度来了解发展路径。

  综合国内外的研究,我觉得学习技术在企业中应用的成熟度,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分别是电子化教学阶段(Electronic Instruction)、在线学习阶段(Online Learning)、企业学习阶段(Corporate Learning)、持续辅助阶段(Continuous Support)以及智能学习生态圈阶段(Intelligent Learning Ecosystem)。

  因为智能学习生态圈的建设并不是一蹴可几。企业可以通过学习技术应用成熟度了解自身所处的阶段以及每个阶段的典型挑战,配合企业战略选合适的发展方向,结合学习技术应用的发展趋势,避免走弯路。

\

  第一阶段是电子化教学阶段:

  主要发生在学习场域,在培训工作中引入不同的电子化教学手段, 例如: 计算机、音视频、光盘、电子白板、互动投票或电教室单机学习等,主要目标是提高教学过程中的效率,以降低较学成本。

  第二阶段是在线学习阶段:

  主要发生在学习场域, 在培训工作中引入在线学习的手段,利用网络培训平台,管理面授课程与网络课件,提升培训管理效率以及标准化内容的规模化传递,以提升培训效果。

  第三阶段是企业学习阶段:

  主要发生在学习场域, 并开始延伸到工作场域, 结合岗职体系或者学习地图, 利用学习管理平台,实施管理混合式学习与学习资源, 以有计划的提升员工能力。

  第四阶段是持续辅助阶段:

  学习场域与工作场域并重, 依照个人发展与工作需求, 在线上、线下或移动端利用社区、知识管理或工作辅助平台, 以达到持续辅助学习者个性化发展并辅助工作者场景化业务需求。

  第五阶段是智能学习生态圈阶段:

  以工作场域为主,学习场域为辅, 利用多终端交付及大数据支撑的智能化学习、搜索与辅助系统,提供同侪协作、知识服务与工作辅助, 缩短搜寻时间并加速问题解决, 以提升工作成效。

  学习技术应用成熟度还可以结合不同的指标, 可供企业了解各指标在不同阶段的变化,帮助企业了解当前所处的阶段。当然,对某个企业而言,并不是每个指标都一定处于同一阶段, 因为各个企业的局限性因素不一样,所以指标可能成分布在不同阶段。以下列举一些指标做参考。

  从场域的角度来看

  可以发现越往后面的阶段,越靠近工作场域。前面三个阶段强调的是学习场域中学习者的应知应会, 第四与第五阶段强调的是工作场域中任务执行者的实践与应用。

  从学习形式的角度来看

  越往前的几个阶段, 越多采用正式学习的模式, 越往后面的阶段, 越多采用非正式学习的模式, 混合式学习的应用也越多。

  从效果评估的角度来看

  前面三个阶段所实施的干预手段评估方式多数是采柯氏(Kirkpatrick)的第一级反应层以及第二级学习层的评估,第四与第五阶段学习场域的评估则多聚焦在第三级行为层以及第四级成果的评估。工作场域的评估则多聚焦在时间节省、效率提升以及成效改进上。

  从内容的角度来看

  前面的几个阶段主要是以正式且结构化的内容形式为主, 越往后面的阶段, 非正式与非结构化的内容形式会增多,在工作场域里碎片化与场景化的内容形式会大幅增加。

  从运营的角度来看

  第一到第三阶段, 运营重点会由「重培训、轻学习」转向「重学习、轻培训」, 采取的是以培训部门以及学习发展部门为主导的「重运营」思路, 但重运营常会有「不推不动, 推了才动」的现象; 而在第四到第五阶段运营重点则会由「重学习、轻辅助」转向「轻学习、重辅助」, 采取的是转向由业务部门主导, 学习发展部门或者组织发展(OD Organizational Development)部门为辅的「轻运营」思路, 代表了学习发展部门必须完全转换成业务合作夥伴(BP Business Partner)的角色, 以业务部门的需求为主, 持续在工作中帮助任务执行者(Performer)提升工作成效。

  学习技术应用成熟度的应用很广, 还可以结合更多指标来看企业学习技术的发展, 这也说明学习生态圈的复杂度以及建设过程需要循序发展, 渐进前进的必要性, 但是当企业了解自身所处的阶段以及发展路径时, 套一句俗话来说就是“方向对了, 就不怕路远”。

关键词: 技术应用 企业学习

上一篇:印度最大电商Flipkart与在线教育公司TCYonline合作
下一篇:移动互联时代需要怎样的组织学习?

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